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淫荡夫妻
淫荡夫妻
炎热的夜晚,在充满冷气的房间裡,我的内心依旧火热不堪,老婆穿着性感的吊带丝袜,镂空的黑色内裤,一对豪乳被一件裹胸紧紧的包裹着,露出大片雪白饱满的乳房,一头微卷的长髮披散在光滑后背,挺翘屁股和大腿的连接处因为跪坐的原因形成一道迷人的曲线,在黑色内衣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淫秽,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和揉捏,老婆脸上画着豔丽妆容,嘴唇涂着夸张的豔红色,迷离的眼神和风骚的表情加上一根插在她骚逼裡面嗡嗡作响的模拟鸡巴,眼前的景象让我忍不住的感歎女人的魅力。「老公~你喜欢吗?」老婆吐出嘴裡的鸡巴,抬起头眯着眼睛妖媚的看着我。「唔~骚货,越来越棒了,跪好一点,屁股再翘高一点」我舒服的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老婆,爱怜的抚摸着老婆的秀髮。「嗯~老公,是这样吗?啊~~~~好深~~~」老婆听话的又把腰身向前探了探,让自己的屁股更加的向后突出,却不小心让插在骚逼裡的模拟鸡巴顶到了地板上,发出一阵娇吟声。我满意的看着老婆的表现,对面55寸大萤幕电视裡面正播放着我精心下载的a片,情节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人妻出轨的内容,享受着老婆的口交,看着电视裡面女优卖力的表演,我忍不住一阵悸动。「老婆你看,这个女人跟你好像,背着老公去让别的男人操她,还表现的那么饥渴,当时强操你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我刺激着老婆,顺手点了一支烟。「唔~~老公,你坏,非要这样说人家,啊~~好爽……..」老婆娇媚的望了我一眼。「你看,这男的鸡巴真大,跟插在你骚逼裡面的差不多大了,哦,舔的真用心啊~」我抽了一口烟,语气平澹的像是在跟朋友聊天一样。「老公,我下面好麻啊,啊~~你好讨厌,用这么大的,都被撑开了呢..」老婆呼吸有点急促。「开始操了,真主动,还自己扶着鸡巴坐下去,你看这男的爽的,这女的真贱,对了,你当时不是也用过这个姿势吗?强也是爽死了吧」我眼睛盯着萤幕,缓缓的说道。「是啊,我当时也是这样的呢,强的鸡巴好大,我舔的时候嘴巴都酸了,我自己坐上去的时候感觉被塞得满满的,唔~~~」老婆舔着妖豔的唇色,故意挑逗着我,却被我不小心用力顶了一下。电视裡面的镜头一换,女优被蒙住了眼睛,从房门外面又进来了一个男优,可怜女优还以为是原本的那个男的,用心的帮他口交着,两个男人得意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充满了嬉戏。「老婆你看,她被两个男人玩弄了,表情真骚,她肯定知道不是一个人的,这男的肯定是这个人的朋友,故意喊来一起操她的,你说当时强有没有也这样对你?可能当时盖住你眼睛让你帮他口交的时候其实你嘴裡是另外一个人的鸡巴呢,唔~骚货,轻一点…」老婆听到我的话突然用力的吸了一下,舌头快速的在我的龟头上扫动着。「啊~~~老公,你坏~~不要这样说,说人家,呼~~老公你帮我动一下….好痒。」老婆忍不住的扭动着屁股站了起来趴在我的大腿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拉着我的手按在了模拟鸡巴上面。「忍不住了吗?是不是被我说对了?强找了其他人一起操你了是吗?」我忍住内心的膨胀,虽然明知不可能,但是还是故意说着,一边用手缓缓的抽动着模拟鸡巴。「没,没有…..就强一个人操的我…唔….老公~~~」老婆努力的夹紧大腿,屁股却更加的向后翘起。「你怎么知道没有?你不是眼睛被遮住了吗?骚货,你那么爽怎么分的清是别人的鸡巴还是强的?」我故意把老婆代入当时的场景,心裡按捺着刺激的快感。电视裡面女优已经被另一个男人的鸡巴插入,男优粗黑坚挺的鸡巴快速的进出着,不停的带出一层又一层的白色乳液,一边操着一边向旁边的男人比了一个v的手势,眼神裡掩饰不住的得意和满足。女优热烈的挺动着腰身,配合着男优的操弄,却不知道插入她身体的是另外一个男人。原本的男人在旁边的沙发上坐着,夹着一根香烟,炽热有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胯下的鸡巴挺的又硬又直,女优手指上的婚戒闪闪发光。「唔~~我眼睛被遮住了,但是我….我……我不知道…..啊~~老公,不要折磨我…..」老婆挣扎了半天,料想我会一直纠缠下去,有了一丝放弃抵抗的味道,因为她知道不管她怎么辩解,我总会把这一切强加在她的身上。

  「骚货~嘴巴吸紧一些,哦~~爽,真是天生的荡妇,嘴巴真热,好会舔男人的鸡巴,说,到底有没有?」我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模拟鸡巴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入老婆骚逼的深处,拔出的时候几乎整根拔了出来,茎杆上狰狞的血管和龟头螺旋的纹路深深的刺激着老婆骚逼裡面的嫩肉。「啊~~~~好涨,好深~~老公不要……快…..快一点……..嗯……」老婆嘴裡抗拒着,骚逼却明显的夹紧了,让我觉得抽送都有些吃力。电视裡男优平躺在地板上,女优摸索着坐了上去,粗大的龟头顶开了肥厚的阴唇,鸡蛋大小的龟头慢慢被吞了进去,女优脸庞有些扭曲,表情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男优双手枕在脑后饶有兴味的看着女优抬着骚臀上下起伏着,时不时突然抬起腰部顶的女优一阵尖叫。另一个男人拿出手机不断的拍着,拍着女优脸上的表情和被插入的特写。發鈽/回家的路④ⅴ④ⅴ④ⅴ.○μ/家vvv.оm「老婆你看,跟你当时很像吧,强不是也拍了你吗?你当时翘着屁股主动套强的鸡巴的时候,不是也被拍了吗?」眼前的画面跟老婆讲述当时的情况不断的交缠着。「老公~~~不要,不要把我说的那么骚,我,我没有,没有主动,啊~~~~~」突然被我用模拟鸡巴连根插入,老婆扬起头大声的呻吟着。「还不承认,本来就是个荡妇,快点说,不然我今天就一直这样玩你。」我威胁着老婆,我已经迷恋上了这个游戏,我希望听老婆说出来她被各种玩弄的场景,虽然我知道一切也只是老婆配合的幻想,但是还是依然让我充满了刺激感,虚虚实实的场景更能让我身临其境一般的去感触,去体会。

  「啊~~~有,有,老公~~~爱我。」老婆带着一丝哭腔。「有什么?说清楚。」我知道老婆又要开始给我新鲜的场景了,我满心兴奋的期待着,鸡巴明显的感觉又大了一些。「强,强很坏,他,他找了其他,其他人一起操我了,啊~~~~~」说完这句话,老婆像被抽空了力气一样,软软的趴在我的腿上,嘴裡轻声的呢喃着,只是用手缓缓的撸动着我发烫的鸡巴。「说,说清楚一些,老婆,我喜欢,让老公舒服吧,你知道的,我爱你,老婆,哦~~~」此刻的我感觉比插入更加的爽,心理的刺激早已远远的超过了生理的刺激。老婆脸色绯红,妖豔的嘴唇微张,眼睛因为害羞的原因星眸半闭,嫩白的小手还不停的在撸动我的鸡巴,指甲上鲜豔的红色显得特别的暧昧。老婆沉默了一会,我知道她在幻想着场景。「老公~我不是说过我有一次跟强去喝酒了么?好像是第三天,那时候………」「就是那晚你给强舔的鸡巴对吗?」我忍不住热切的问道。「嗯~就是那天,那天,他,他说带我去唱歌,进了ktv发现还有几个人在,在哪裡….我就觉的很不好意思……….」老婆顺着我的话开始讲述。「是强找来的吗?是他的朋友吧,然后呢?哦,老婆,好舒服..」我自己被即将到来的场面刺激的无比激动。「对,对,就是强的朋友,我开始想走,可是强不让我走,还介绍我给他们认识,说我是她的朋,朋友……他,他们很热情,帮我点歌,还一直夸我唱歌好听………」「哦…他们几个人?长什么样?有没有看你的胸?你那天穿的什么衣服,够骚吗?」我拉着老婆的手让她加快撸动的速度。我闭着眼睛,脑海裡面浮现了一幅幅画面。老婆被强带进ktv的包房,他的几个朋友虚情假意的围绕着老婆献着殷勤,老婆红着脸手忙脚乱的应付着,却没有发现他们眼中的猥琐和淫欲,他们像盯着牢笼中的猎物一样,看着老婆的眼神充满了赤裸裸的情欲。强不时的向他的几个朋友传递着眼色,彷佛在向他们炫耀着,我老婆就是他说的主动送上门来挨操的骚货。「嗯….嗯….有两,两个人…..他,他们都好色,一直盯着我的胸,我那天穿的是裙,裙子….很,很短的那种……他,他们把我围在了中间…….」老婆脸色更加红润,彷佛要滴出水一样。「然后呢?老婆,然后发生了什么?」我急促的追问着。「然后,我们就一直唱歌,喝酒…..强,强很坏,他故意抱着我,手还一直摸着我的胸,还,还把我的裙子拉,拉起来…..故,故意给他们看…….」老婆沉浸在了幻想之中,露骨的话语刺激到了极点。「说下去,老婆,一直说下去,你知道我想听到什么。」我转身抱着老婆走到了床上,老婆顺从的趴在我的肩膀上,小手继续撸动着,在我耳边轻声的呢喃。「强,强一直挑逗我,从裙子裡面摸我的,我的下面,我的头晕晕的,我抵抗不了,他,他还把我的腿分开,他的朋友都假装在唱歌,喝酒,但是我知道他们一直在看着我。」「后来,我,我就湿了,强很开心,然后,我想去洗手间,强说要扶着我,就跟着我一起进来了,洗手间就在包房裡面,进去之后他,他就一直亲我,夸我漂亮,性感,还,还把我的衣服掀了起来,亲我的胸,吸我的乳头,还把手指插进来了,我流了好多水,他还故意让我看,我好害羞。」「他,后来把我的裙子掀起来,隔着内裤舔我的,下麵,我好舒服……内裤都被他舔湿了。但是他没有,没有操我,我好痒,我想让他操我,但是他说要等到回酒店才可以,他在洗手间玩了我一会就让我出去了。」老婆的话语让我舒服的呻吟了起来,鸡巴在老婆的手裡变得非常敏感,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老婆带给我的快乐,心脏跳动的自己都能听到声音。「出去之后,他们还一直劝我喝酒,我喝了很多,后来我觉的头很晕,我就趴在了强的腿上,然后,然后,强就把他的鸡巴拿了出来,想,想让我帮他舔,我一直躲,但是强按着我的头,我动不了,强还说没关係,灯光很暗,他朋友都看不到的,因为我很晕,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帮他含住了….含住了他的鸡巴。啊~~老公,操我…..」老婆忍受不住刺激主动要求着。「继续说,老婆,我很爽,你太骚了,在ktv裡面当着强朋友的面给他舔鸡巴,哦~~骚货。」我拒绝了老婆的要求,因为我知道还没有到我想要的情节。「强,强的鸡巴好大,一直在我的嘴裡变大,他,他很舒服,还,还抽着烟……后,后来他,他让我跪在沙发上,翘着屁股给他舔,他还一边摸着我的屁股,我,我的裙子就被他,拉高了…..他把手指插了进去,我好舒服,就一直帮他舔鸡巴。」「他的朋友呢?他朋友一定看到了吧,有没有摸你?老婆。」我觉得心都快跳了出来。「有,有…..我感觉后面有人在摸我的屁股,一直用力的抓我,还玩我的骚逼,把内裤拉成一条线,卡在骚逼裡面来回拉动,啊~~我好难受,老公,我是不是很骚……..」「老婆,你好棒,老公喜欢,老婆你魅力真大,快点,我要受不了了…….」「我被玩的很难受,水一直流个不停,然后我就觉得有根东西顶着我的骚逼,很大,很烫,在我下面一直摩擦,弄的我很痒,强在我耳边问我说要不要挨操,我没有回答他,他就一直亲我的耳朵,捏我的乳头…….后来我就,我就说,说我想要,我就感觉后面的那根东西一下就插了进来,好满,好涨啊~~」「骚老婆,你被人3p了,好贱啊,嘴巴裡面舔着一根鸡巴,后面骚逼还被人操着,老婆,你好淫荡。」我喘着粗气。「嗯~~老公,我觉得好舒服,后面那个人一直干我,很用力,很快,操的我快受不了了,强又用鸡巴堵住我的嘴,我叫不出来啊~~~~」「加上强不是三个人吗?还有一个人呢?快点说………..」到此刻我还没有忘记老婆说的人数。「还,还有一个,也,也把鸡巴放,放在我的嘴边,让我,让我给他舔,唔~~老公,我….我……」「哦~~骚货,真爽,被操的爽吗?被人家玩的开心吗?他们操了你多久?射在哪裡了?」我到了爆发的边缘。昏暗的ktv裡面,三个男人得意的玩弄着胯下的女人,他们相互交换着位置,不停的在老婆的骚逼裡,嘴裡进出着,他们丑陋的鸡巴显得那么的粗大和坚硬,因为不是自己的老婆所以他们放肆的、毫无顾忌的嬉笑着,让老婆摆出一个个羞耻、为难的姿势供他们淫乐着,老婆单薄的衣衫被他们掀起,露出一对白嫩的豪乳,他们随意的揉捏着,评论着弹性,下身的裙子被他们卷成一堆放在腰上,老婆的丰臀被几双大手用力的抓着,大腿之间的骚逼被一根粗硬的鸡巴来回的抽插着。老婆仰躺在沙发上,强分开老婆的双腿快速的操着老婆的骚逼,他的一个朋友在老婆的头部用鸡巴一下一下享受着老婆的口舌服务,另一个人跨坐在老婆的胸前,双手抓着老婆豪乳挤成一道深沟,泛着淫秽光泽的鸡巴在老婆雪白的乳房裡面来回抽动着,黑红色的龟头不断的在老婆丰满的乳房裡进出,马眼流出一丝一丝的液体,手裡还拿着手机不停的拍着老婆红晕的脸,老婆闭着眼睛承受着三个人的玩弄,显得那么的无奈和娇美,脸上的神情充满着对情欲的渴望。强和他的朋友相互调笑着,两个朋友不停的夸讚着强的能力,称讚他能弄到这么极品的骚货,他们交换着位置,老婆雪白的肉体被三个男人覆盖着,他们用方言交流着,耳边传来的是他们下流的语调和舒服的呼喊声,老婆的骚逼紧紧的收缩着,让正在操她的人一阵肉紧,灵巧的舌头不停的在男人龟头、冠状沟、马眼处扫动引得那个人连忙控制着射精的冲动,老婆时不时吐出嘴裡的鸡巴,低头含着正在她豪乳裡面进进出出的龟头,让坐在他上面的男人爽的一阵阵的颤抖着。强得意的看着眼前的老婆,看着被他征服的人妻……….「老公~我很爽,强他们操我操的好舒服,他们一直操我,后面几天我一直都在被他们操,他们射在我的胸上,还有脸上了,还有嘴裡,他们最喜欢射在我嘴裡,看着我吞下去,老公,我爱你~~你喜欢我吗?我这样骚你喜欢吗?喜欢我被别人操吗?」老婆一连串的配合让我再也忍不住了,鸡巴在老婆的手裡发射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睛有些发黑,彷佛身体在云端一样,轻飘飘的。快感持续了很久很久,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和经历,强烈的快感让我有些感动,如果说男人什么时候最脆弱,我想应该就是这个时候,我连手指都不想抬起,只是静静的回味着刚才的一切,我的老婆虽然不是最漂亮的,最性感的,但是我觉的是最适合我的,一个能懂男人的心思和欲望并且可以满足的女人就是一个好老婆,好妻子。能有这样的妻子是任何一个男人的幸福,除了她之外觉得任何的女人都变得无趣和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