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出租车上的调教
出租车上的调教
「小……小姐要车吗?」
我点了点头。嗯!这司机很老实的样子,可能还是可学徒工呢,差不多二十
岁,瘦瘦的,穿着很简朴,还带着农村的口音……
他慌忙地将车门打开,歉意地笑着:「不好意思,车子虽旧了一点,我收你
便宜一点好不好」
我点了点头,坐到车里,告诉他我要去的地方。
「八十块,我收你五十怎?样?」
真是老实,我心里想。我从小坤包里抽出二百元放在他手里:「走吧」
「这……你要给我这?多吗?不……不……要不了……」
「走吧,你是替别人开车是不是?出来打工也不容易,看你挺老实的,我愿
意给这?多,你将车开好一点就行了」。
「是……是……谢谢小……大姐」。
车子平稳地开着,司机时不时和我说些话。从他口中得知他来自农村,家里
很穷,因?没有钱读书才出来打工。今天是他第一次出车,不会招生意加上车子
旧,一直没有人坐他的车……我并不再意他的经历,但他老实的样子却让我满意,
我也了些说我以后还会坐他的车,因?他老实,不像坏人什?的话……
他居然高兴得不得了,告诉我他叫王国成,还给了我联系电话,只要我用车,
他随叫随到……
我根本没有心思去听,心里一直想着是不是真的要按自已的计划行事……我
的确不想放弃自已事先想好计划,那想法太让我兴奋和刺激,我决定真的要去做。
「快到了是吗?」我问他。
「嗯!还有二十分钟吧」。
「你能停一下车吗?我……我想下去方便一下……」。
「行啊,就在这里吗?」
「是,就在前面的小树林停下吧……」。我偷偷地从小坤包里拿出手铐和狗
项圈,放在大衣的口代里。
车子停了下来。我打了车门,但并没有拿走小坤包。
「请等一下,你还是将手提代带在身边吧……」。
我对他一笑说「:不要紧,我相信你。」
「你……你真的这?相信我?就不怕我开车跑了吗?」他显然有些激动用很
感激的语气说。
「当然,我一看你就是好人,是可以信赖的本份人。」
「谢谢你……我不会走的。」
我向小树林中走去,并不时回头看那叫王国成的司机,倒不是担心他会将车
子开走,而是看他会不会跟来。在这样夜的里,一个单身的女人告诉一个男人将
在野外方便,这本身就是一种无言的诱惑,如果他有坏心的话,我想他是不会放
弃侵犯我的机会的。但那司机很老实地坐着,好象并没有意识到我对他的诱惑。
我再次相信他对我不可能造成伤害。如果他将车子开走的话,至少能证明他是个
心术不正的人,那样的话对我末必不是一件好事,因?接下来……
我并不是真的要方便,因?我是不可能方便的——我穿着贞操裤呢。我要做
的是一件让我心跳加速觉得很刺激的事情,在这小树林里,我将用手铐把自已的
双手反铐在背后……是啊!这是一个多?大胆的想法啊!很难想象这样做会有什?
样的后果,但我已经无法自拨……
我先将狗项圈戴在粉白的脖子上,然后将漆皮大衣的扣子解开,只剩下腹部
的一粒扣子还扣着。我将手抽出袖口,就在大衣里将手铐扣到项圈上。我将一只
手伸进手铐里时,有些犹豫,然而我并没有让这犹豫在我心里滋生,另一个思想
强迫着自已顺速地合上手铐「不要犹豫,快点铐上,就算犹豫也没有用了……」。
也许是经常这样自缚的缘故,要铐起另一只手也不是很难,但今天也许是太
紧张太兴奋的缘故,我的另一只手怎?也伸不到手铐里,而犹豫的想法让我也思
考着被铐起来的后果:真要铐吗?不能铐啊,很危险的……」
我突然感觉高潮的快感,身子软软地靠在了一根树上,啊……我娇喘着,却
发现借着小树的摩擦力,可以将我在背后的手顶起来,兴奋的感觉一时间让我只
有一个想法:将自已铐起来。
「咔」哦,被铐起来了,我被铐起来了,我……我……我有些害怕,但更多
的却是兴奋。我知道我没有手铐的钥匙,就算我想放弃都已经不可能了,接下来……
接下来不管我有什?样的遭遇,都将是无法逆转了……
调整了一下心绪,我开始向回走。那个叫王国成的司机会怎样对我呢?他会
发觉我的秘密吗……
后车门还是开着,但在我要进入车里时,我改变了主意。我对司机说「:你
能将前门打开吗?我想坐在前面」。
他好象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在打开车门后他就专心地看着前方,好象在向
我表明他对我并没有什?歪心邪念一样。他心里会不会想到我这个女人主动地要
坐在他的傍边,会不会有什?企图呢?会勾引他吗……?
被绑的我要坐进车里是不难的,但难就难在我无法不使自已的春光外泄。当
我?腿进入车里时,只剩下一粒扣子的皮衣很自然地就使我穿着黑色丝袜的性感
美腿从皮衣的开口处显露出来,更糟的是当我将屁股挪到坐位上时,皮衣和坐位
的磨察使皮衣的开口被撩向了身侧,并且压在了屁股下,另一条腿进入车里时,
根本不可能将衣摆也一起带上车来,这样的结果,使我的双腿自腹部以下完全暴
露出来,他甚至可以看到皮质的贞操裤和一根紧紧勒过阴部的皮带……我觉得好
羞耻,脸火辣辣的,心好象就要从喉管里跳出来一样……但这没有什?,我要的
就是这样的结果。
我感觉司机的身体起伏着,极力地在克制急促的呼吸声。
「我……我的皮衣还在车门外,你能帮我拉上来并关上车门吗?」
「我……是……」。他居然连正眼也不敢看我,真是可爱呢。
「不……不用下去关车门,就这样关好了……」。他的动作有些失措,好象
任我摆布一样。他探过身子,有些颤抖,伸长了手,生怕要挨着我的样子。
「你……你这样是够不到车门的……」。我笑着说。
「是……是……我知道……」。
当他关上车门时,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他那急促的喘息声,和红得可爱的脸色。
车子起动了,和他一样好象也在抖动着。尽管这是夜晚,但我感觉得到他一
直在用眼角偷窥着我……这种被人偷窥的感觉也让我兴奋着,要是他发现我的双
手被绑在了身后,他会怎样呢……?
差不多五分钟吧,他一直很老实地开着车子,我却觉得有些失落的空虚感,?
什?他会这样老实呢?连摸我一下也不敢吗?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少见呢……哎—
—我露出的双腿不是明摆着挑逗吗……
「小……小弟弟……你……你能摸一下我吗?」
「什……什??」
「姐姐的腿是不是很性感呢?你有没有想抚摸的冲动呢?」。
「是……啊!不是……我……」。
「不要紧,你想摸就摸吧,你一定还没有女朋友吧,对女性的身体是不是向
往呢?」。
「……我……我真的可以……?你…姐姐不会是开……开玩笑吧……」
「不,姐姐从来不开玩笑呢。你们这些在外打工的男人一定很想女人是不是?
那姐姐就满足一下你呀,不过你不能对姐姐做出过份的事情,只许动手哦」。
「真……真的……我……我可以吗……」。
「你就试试嘛,难道你还怕一个女人吗?我又不会吃了你,再说……再说我
被……」。我本想告诉他我被绑着呢,但觉得还是让他自已发现更刺激些。
他的手终于「勇敢」地搭在了我的大腿上。轻轻地来回抚摸着。
「姐姐的腿是不是很柔和呢?舒服吗?」
「是……是啊!好舒服……」。
「刺激吗?」
「是……是……刺激……」。
他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和急促,让我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他的手不知不觉中
在加大着力度,已经由抚摸变成了抓捏。
「啊!有些疼哦……」。
「对……对不起……我……我……」。
「不要紧,喜欢的话就这样吧……哎——!小心……」。一辆摩托车从对面
驰来,他本能地一脚踩下?车……
被绑住双手的我因?车的贯性失去了平衡,一头撞在挡风玻璃上。幸好车速
不是很快,不然可就惨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惊恐地啊了一声,头上传来一阵
令人窒息的疼痛,我真想用手安慰一下疼痛的地方,可是我做不到呢。
「对……对不起……我……我……」。
「没……没有人什?……不要紧……你……你能不能摸摸我的头,被撞的地
方好疼……」。
「是……是……」,他显得很慌乱,情急地按住我的前额:「是……是这里
吗……」。
「是这里,好疼!小心开车嘛……」。
「是……对不起……我……」。
「…………」
「真的……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去医院……」。
「不……不用了,好了,不是很疼了……你……你帮我系上安全带吧……」。
「好……好的……」。
他很关心我的样子,情急间似乎忘记了我对他的诱惑,只是一门心思地给我
系上安全带。被绑的我被安全带固定在坐位上,这让我?生了兴奋的幻想……
「你……你难道……难道还没有发现吗……」。
「什?……发现什??」
「我的手……我的手啊……」。
「你的手……?」。
「刚才的?车……我没能用手去阻挡……」。
「哦,是……是啊!车速不是很快,可是……」。
「可是我却被撞到了是吗?」
「是啊……?」。
「你……你真笨……」。
「你的手不能动是吗……?」
「我……我被……我的手被……被绑着……」。
「什??!」他好吃惊的样子,似乎不相信我说的话。
「是……是真的……不信……不信你可以看看啊……将我的……将我的大衣
脱下来就可以看到了,其实你应该感觉得到,只是你没有在意罢了。」
我……我这是在做什?啊?是在勾引他吗?还是满足我变态的心理……我知
道,一旦让他发现我被绑的处境,也就是将自已完完全全地交到了他的手中……
「来吧,脱去姐姐的大衣……姐姐不会怪你的……」。
他可能早就发现了我的大衣上并没有扣好扣子,一脸迷茫和兴奋的神色,伸
出两只手搭在我的衣领上,问道「:……?什??姐姐?什?要这样啊……」。
「不,不要问好吗?请……请脱吧……」。我闭上眼睛,脸热辣辣的,觉得
羞耻和兴奋着:……只……只要他脱了我的大衣,就会……就会发现被绑着束缚
衣的裸体……就会发现被吊绑在身后的双手……天啊!他……他会怎样对我呢……
我感觉我的大衣被两只手掀到了腰间,丝丝的凉意使我相信我的身体已经暴
露在他的目光下。这一刻,我竟然不敢睁开眼睛,我怕看到他的眼神,那眼神是
淫邪的还是带着轻蔑呢……
「……姐姐好……好性感……?……?什?要……要这样……是……是姐姐
自已绑的吗?」
我睁开眼睛,看见他的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似的,盯着我的裸体,吞咽着口
水。
「看……看见姐姐现在的样子,你……你不会伤害姐姐吧?姐姐被绑……绑
着呢,你要是想对姐姐无礼,那姐姐……那姐姐就……姐姐是相信你,才让你知
道秘密的……」。
「是……是……可是……姐姐太漂亮了……我……」。
「你想怎?样呢?姐姐被绑着呢,你要是想对姐姐怎?样,姐姐是没有办法
抗拒的,但姐姐希望你不会伤害姐姐……可……可以吗?」
「是……是,我不会伤害姐姐的,可是……可是姐姐?什?要绑成这个样子?」
「这个……姐姐喜欢……你不要问好吗?……姐姐好看吗?」
「是……好看……」
这家伙还真的很胆小呢,只是用一双贪婪眼睛盯着我的乳房看,一双手欲伸
又止的样子,好可笑哦……
「你……你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是……什?……什?忙?」
「你……你能用绳子再将姐姐的双手在背后绑紧一点吗……」。
「啊——可是,可是我没有绳子……」。
「在……在我的小坤包里有,请你拿出来将姐姐的手紧紧地捆上好吗?」
「是……是……」
看着他从包里拿出绳子,隐饰不住激动的心情,双手颤抖着……
「你……你会绑吗?」
「不……不会……真的要绑吗?会很疼苦的……」
「不……不要紧,你绑吧,我喜欢……」。
「可是……可是要怎样绑呢?姐姐不是已经被铐上了吗?」
「是……可是我想让你将我的小手臂也捆起来,然后连同手臂和身体绑在一
起……」。我边说边扭转过身体,将吊在背后的双手小手臂紧紧地靠了靠,算是
示意,然后说:「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
「那就绑吧……」。
他的动作显得笨拙而又伧促,但却明白了我的意思。绳子绕在手臂上时,有
些凌乱,可我的心好兴奋,享受着快感的冲击。
「不行啊……要……要绑紧一点……对!再拉紧……要将姐姐绑得动弹不得
才好……」。在我的纵勇下,我的小手臂被紧紧地绑在了一起,没想到他还绑得
真紧呢,我的手臂一点都不能动啦,我想象着我的手在背后一定被绑成了「童子
拜观音」的样子。
「是…是这样吗……」
「是……是……你绑得真紧……」。
「啊……是……是姐姐要这样绑的……要松一下吗?」
「不……不用了……你……你再将我的双手和身体绑在一起吧,要绑紧哦,
不然……不然就算是穿了大衣,也会被别人发现双手在背后绑起来的样子」。
「什……什??姐姐要一直这样绑下去……」。
「是……是啊……姐姐在和一个朋友打赌呢,只要我能被绑起来到他的家里
就算我胜啦,所以……所以姐姐才会这个样子……」
「哦……是这样啊……可是……可是你不怕吗?这很危险啊……只是?了打
赌……」。
「……怕的……可是没有办法啊……答应的事情是不可以改变的。姐姐看你
是好人呢,所以……所以才让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你……你不会因此而轻视姐
姐吧」。
「不……我不会,姐姐是守信用的人,我很敬佩啊……」。
绳在我们说话时在我身上缠绕着,每一道绳子都深深地勒进我的肉体里,我
不但没有感觉一丝的不快,反而因?他的捆绑而兴奋不以。
「绑……绑好了,可以吗?」
「是……很好……现在……现在我一点都动不了了……不过……不过……有
一根绳子绑在了我的……我的乳头上了,你能……你能将它勒到乳房下面吗??
姐姐整理一下好吗?最好是乳房上下各绑几道绳子才……才对……」。我将身体
面向了她,克制着心里的羞耻感。
「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啊,是姐姐要你绑的,只要你帮忙弄一下就可以了……」。
「是……是……可是……我会……我会挨着……那个地方……」。
「没……没有什?……只要你不是故意的就行了……」。
「是……我不会故意的……我……我做了……」。
他显得小心翼翼的,但还是碰到了我挺挺的乳头,他的脸马上更红了……。
乳头被碰到的感觉使我全身酥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对……对不起……我……」。
「我知道……没什?……」。这个男人可真是胆小呢,对于一个赤身裸体被
绑的女人还这样礼敬有加,真不知是不是有什?毛病呢,这样都还能忍得住,是
不是男人啊!我庆幸能碰上这样的一个老实胚子外,心理竟充塞着失落感,如果
他能对我稍稍的侵犯一下,会不会更好呢?
他呆呆地看着我,不停地吞咽着什?……傻瓜啊,看什?呢?来啊!摸我啊……
对一个全身被绑着的女人,你还怕什?呢……难道还要我求你吗……
「你……你干嘛总看着我呢?怪……怪不好意思的……开……开车好吗?」。
「啊!哦!是……是……我忘了……」。
车子再一次开动起来,不知是因?心里紧张还是想多留我一会儿,他将车速
开得很慢。我的心情除了体验被紧缚的快感外,还期盼着一种被玩弄的感觉。我
的确被绑得非常紧,手臂好象因?血液受到了阻碍而显得酸麻起来。我的身体除
了腹部被大衣裹着外,上身完全暴露出来,丰满的乳房和坚挺的乳头在行驰中起
伏着……这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情景,可是他竟然还能忍耐呢。
「你……」。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什??」
「你见到我这个样子……兴奋吗?」
「啊…是…啊不……我……」。
「是不是姐姐很丑陋呢……姐姐不性感吗……」
「不……不是……姐姐很好看,很性……性感……」。
「真的是这样吗?你没有骗姐姐?」
「是……是真的……」。
「那…那是不是姐姐的行?让你反感呢?」
「啊……不是……不是……」。
「哦!我还以?自已的身体没有诱惑力呢。一个女人的身体要是男人不感兴
趣的话,真是一件让女人悲哀的事情呢……你……你是不是一直在偷窥我呢?」
「……姐姐的身体很好看……我……我忍不住……姐姐不会认?我是一个坏
男孩吧……」。
「怎?会呢,我的身体要是连你也不喜欢,那……那姐姐可真是丑死啦……
你真的喜欢看姐姐的身体吗?」
「是……是的……我喜欢……」。
「我……我现在被紧紧地绑着呢,你……你要是……要是想对我怎?样的话……
我……我真不知该怎?办才好……」。
「是……是吗……我……我不会对姐姐怎?样的……」。
「……可是……可是我看你好象拼命忍耐的样子,我好害怕呢,我怕你忍不
住要做出伤害我的事情」。
「不……我不会……」。
「真的不会吗?不过我还是很怕呢……不如……不如我让你摸摸吧,反正我
被绑着,你要想对我怎?样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拒绝……我……我也不会怪你……
这样……这样对你可能会好受些……免得你忍不住要做出伤害姐姐的事情……不
过……不过你不能动……动我的下面……好不好?」
「啊……真的……我真的可以这样做吗……姐姐真的不会把对……」。
「不……不会的……只要你不动姐姐的那个地方……姐姐就任你……任你……
玩……玩弄……」。我的声音虽然很小,但相信他能够听见「其实……其实……
姐姐的那个地方被锁上了……」。
「什……什??锁上了……」。
「是…是……是贞操裤……」。我羞耻地说。
「……我真的……真的可以任意地玩弄你吗……是……是你说的……」。
「是……是的……我被绑着呢……」。
「那……那我……嘿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一只手就抓在了我
的乳房上……
「啊——请你轻一点……」。
「嘿嘿……对不起……」。
「啊——」。我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本就很敏感的身体被他肆意地抓弄着,
隐饰不住兴奋和淫荡表情,就像是发情的母狗一样,一发不可收……
「也许……也许你是喜欢被玩弄吧……」。
「不是……啊……才不是……你小心开车好吗。」
「不要紧……我开得很慢……我……!」。
「啊……轻一点……轻一点……啊……」。
他的手开始还有所顾忌似的,随着玩弄,好象越来越放肆起来。
「姐姐的乳头真挺……」
「啊……别拉……」。
他用手指捏着我的乳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扯着。我被他扯得身子只有
向前倾,被紧紧捆绑的我,显得很无奈……我知道自已只有任他玩弄的份了。
「看来……你并不老实……这样……这样无弄姐姐的乳……」。
「姐姐好象很喜欢这样子啊……」。
「才不是……啊……求求你轻一点……」。
他一只手开着车,一只手抚弄着我的身体,好象已经适应了,胆子也大了许
多,他的手已不再局限于我的乳房……
「姐姐,?什?要穿这样的裤子呢?这根皮带勒在那……那个地方舒服吗……」。
他居然用手拎起穿过阴部的皮带,只是因?绑得很紧,拎得并不高,但却让我的
阴间传来紧迫感。
「啊……不……你不能……」
「姐姐……」。他的手想从贞操裤的边缘向里伸。
「不……不能……」。
「绑得好紧呢,伸不进去……这样舒服吗?呀?有水呢,姐姐,你看……」。
「……」
「是……是……淫水吗?都流来了……」。
「不……不是……」
「你很淫荡哦」。突然间,他一把抱过我,让我的身体几乎是睡在了他的腿
上。我挣扎着,但无济于事。他的手再一次在我身上玩弄起来。我能感觉到在我
的脸边,有一根硬硬的东西挺着,我知道那是什?。被他玩弄的同时,我假意地
挣扎着,用头刺激着他的胯间那硬物……
「我……我不行了……啊…」
我感觉他突然间身体拌动了几下,车子也停了下来。他慌忙打开车门,冲了
下去……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发现车子已进了市区。天!这家伙怎?在这儿停车,
刚才将我抱到他腿上,也许是怕别人看见我……
虽然现在很晚了,可是,我依然见到很多人在路上走着,王国成也不知去向,
车门也没有锁上。这家伙……
我想用脚将车门关上,可是,我发现有两个人向车走来,天啦……不会是要
坐出租车的吧……我将身子向下蹲,可是小小的地方又怎样躲得了呢。要被发现
了……我的脑子一下子模糊了……

【完】